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鞠南】Awash with Lights (Ⅱ)

(以后就每周五更新啦,一分节3000+)

2.Danger Zone

1966年7月16日,越南民主共和国

伴随发动机的鸣响由远及近,疾驰而来的内河巡逻艇划破了河道的寂静。

艇长渡边曜海军上士把斯通纳63步枪挎上肩,她的橄榄绿棒球帽反扣在一头灰色短发上,手指谨慎地搭上0.50英寸口径重机枪的握把。这里已经是非军事区北方数千米处,加上美国飞机被击落的消息传开,北越军巡逻队随时可能出现在附近任何地方。

“预定投放点到了。好运,鞠莉。”曜轻声说道。

陆军准尉小原鞠莉向高中时代便熟识的友人伸出大拇指,一脸微笑:“Yosoro!”

曜却没心情与她调笑。她转向一旁的分队指挥官,低声说道:“绚濑军士长,小原就拜托你照顾了。”

三级军士长绚濑绘里正低头检查反步兵地雷的防水袋。她闻声抬起头,望了渡边曜一下,然后默默点了点头。

绚濑绘里在驻越南的特种部队中算得上是个知名人士,在部署越南之前,她曾经渗透古巴训练反政府游击队,还参加过高危的乌克兰地区行动。除去外貌漂亮,指挥能力过人,也是出了名的爱护部下。有她在,渡边曜对朋友的安危稍感放心了些。

巡逻艇略微减速,但仍然保持巡航速度沿狭窄河湾行驶。由绚濑绘里打头,小原鞠莉紧随其后,“威斯康辛”侦察队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翻过船沿,悄无声息潜入水中。

内河巡逻艇转舵返航——她们无法在敌对水域冒险待机。

“这下就靠我们自己了。”望着小艇远去,绚濑绘里低声道。

5小时前。

北越的天空仍然是黑色——不必开阵营分歧的玩笑,南越现在也是黑暗笼罩。

单机飞入北越空境执行轰炸任务,据本机武器操作官矢泽妮可少校所知,这还是美国空军在这场战争中的首次尝试。

沉默的战鹰以超音速穿破暗色夜空,银色飞翼上并没有显眼的“U.S.A.F.”涂装——这同样也是这架战机的首次实战飞行——想起装备办公室的军官们极力鼓动她们,要二人机组对它抱有信心时的场景,妮可开始有些后悔过于草率地答应了这次战斗试飞。

“妮可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飞行员小泉花阳上尉微微向她侧过头,伸出手做了个安抚的手势。无线电中随即响起她的声音:“妮可ちゃん安心些啦。”

她们只需要飞抵目标,投下炸弹,然后返航。听起来干脆直接,但妮可却安心不下来。

“花阳你看,连电子战飞机都没有,面对共产分子的防空导弹,我们不是脆弱得要命嘛。”

“因为我们手中是最厉害的F111A呀。”花阳微笑道。

这话倒是不假,矢泽妮可想道。F111A是一款超新锐的机型,目前还处在测试阶段,没有真正投入生产。续航时间长适合深入敌境,可变后掠翼赋予它超音速巡航的能力,通用电气AN/APQ-112 攻击雷达保证了绝对打击精度,确实是目前执行此类任务的最好选择。如果按照原定制造设想,F111A并不需要电子战机护航。但这架通用动力产试验机完全没有安装电子战设备,这正是妮可担忧的原因。被任何北越地空导弹部队发现,任务就极有可能彻底失败,即使这样,她们仍然被紧急派出,携带五千千克当量炸药轰炸那处看起来毫无威胁的小城市郊,那里究竟有什么呢……

花阳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打断了她的思绪。

“妮可ちゃん,进入广静省了。我们2分钟后就要抵达目标点,开始工作吧。”

侦察照片展示过的小型环形山麓出现在视野中。赶快解决掉,然后就能回家了。妮可叹口气,将注意力集中在前视攻击雷达,开始空地测距。花阳降低了航速,以便确认目标地区。

“准备发射武器。”妮可发出口令,然后下意识向座舱外望了一眼。

妮可我看见了什么……

“导,导弹!”

恐慌中,妮可的声音抖动着:“下边,不不不不不,是两点方向!”

顾不得回应,花阳猛推油门操纵杆,推力瞬间加至最大值。妮可只觉一阵翻天覆地,自己似乎被巨人之手扔进急下坡的过山车,向左下方坠落下去。她“嘭”地撞上仪表面板,然后开始尖叫,但她们还没能甩开SA2导弹,死神仍紧追不舍。她只看到花阳又一次猛然拉动操纵杆,随即又是一阵天翻地覆,重力加速度将妮可紧紧按在座椅上,强烈的呕吐冲动让她相信战机一定是翻滚了一整圈。接下来它平静地飞行了几秒,防空导弹似乎没有击中。妮可长出一口气,发现她们恰好处在目标地域附近,于是她掀动按钮,投下炸弹。

“Weapons away(武器已投放)。重复一遍,武器已投放。”

F111在花阳操控下做出小半径转弯,任务完成。

“终于可以返航了。真是惊心动魄,妮可ちゃん。”

话音刚落,银色战机却突然抖动起来。

“怎么回事!?”妮可惊呼。

花阳无助地盯着仪表盘:“我,我不知道……”

震动幅度越来越大,妮可的脸色铁青起来,

“妮可ちゃん……我没办法维持飞行姿态了……”

“花阳,我们这是要要要要要坠机了!”

机体开始剧烈颤抖,上下牙床拼命互相撞击,妮可终于拉下了弹射杆。链接螺栓一个又一个连同电缆与液压管爆开,浓浓烟雾四散泄出。

“赶快祈祷吧!”妮可扭头喊道。

座舱弹射脱离了机体,开始在无尽的夜空中坠落。

……

小原鞠莉抱着汤姆逊冲锋枪,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黑绿相间的虎斑纹路伪装服隐藏起身躯,一头金发被迷彩贝雷帽遮住大半。她完全不似初次执行黑色行动的士兵那般紧张恐惧,反倒是兴奋得不得了,像一只好奇的小猫四处嗅探,金色双眸里映着林间星光,闪闪发亮。

那日得知这人竟然通过了游骑兵课程,还在德钦的特种空降中心受训过,绚濑绘里颇为意外。小原鞠莉的汤姆逊M1A1冲锋枪拆去了前握把,改短了枪托,是绘里本人也会做出的选择,迷彩服和特种兵们喜欢在泰国买来的款式图案也一致。各个方面都表明此人有潜力成为优秀的SOG军官。现在看来,这个美国甜心的血液里汩汩流淌的除了血液,还有深入骨髓的冒险精神,或许她们能配合得不错。绘里无奈地一笑,拉动枪栓,排出枪膛内的积水。

小队艰难地行进,丛林靴踩进烂泥,拔出又踩进另一处泥沼。绘里不时掏出指北针与地图重新定位行军方向,没人知道他们还要走多久,没人知道敌人会在何时出现。最近的北越据点可能远在河内,也可能就在几百米甚至几十米开外。

在足足行进了四小时之后,小原鞠莉突然停住脚步,举起右手示意队伍停止。

“Charlie(越共)。”鞠莉轻声道。

前方河谷中,七零八落散布着机械残骸。在残骸之间,散布着穿浅绿色制服的士兵们。

她们到了,但太晚了。数十名北越军握着北方国度仿制的AK步枪,成群结队,警惕地梭巡四周。并没有看到两名机组成员,绘里猜测二人目前还在逃亡中。如果她们已经被捕获,北越对坠机点的戒备就显得多此一举。这种猜想并没有太多根据,但无论如何,她们是到得太晚了。

想到这,绘里放下望远镜,不甘地抿了抿嘴:“是北越正规军。人数很多,没有任何希望。我们撤退。”

“一定,当心一点……”

绘里拆开防水袋,小心翼翼地布置好一枚M18A1反步兵地雷,然后向左手边爬去,手中抱着另一枚地雷。负责通讯工作的南越军上士打开背包,PRC25型电台还没来得及展开……

“砰!”

上士一头栽倒。军帽落地,黑色长发滑散在电台上。

“狙击手!”南越游骑兵们惊呼。

枪响,如一道轰雷。方才零零散散分布在坠机点四周的北越士兵瞬间像闻到腐尸气味的鸦群尖叫着飞起,拍动黑翅凶猛地向猎物扑去。由小丘陵奔下的数十士兵率先展开战斗队形,手中自动步枪“哒哒哒”喷出火光。自灌木边赶来的数十士兵与他们会合一处,一并向SOG小队猛冲过来。

“Boom!”

地雷不知被哪个倒霉的北越军引爆,数百颗炽热钢珠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出,北越军队伍中霎时现出一个缺口。绘里掰开苏制RPD轻机枪的支架,向源源不断冲来的北越军猛烈射击。小原鞠莉跃过灌木丛扑倒在她身边,一串子弹紧跟在后,砰砰作响砸进木棉树。鞠莉晃晃头,握住冲锋枪意欲起身还击,却被身旁的队长一把按倒。

“低下头,你想死吗!”震耳欲聋的枪声中,绘里揪起鞠莉的耳朵,“呼叫巡逻艇,紧急撤离!”

“Yes Ma’am!”

鞠莉抓起话筒:“呼叫代号Headwind,威斯康辛正承受猛烈火力打击,请求紧急撤离,方位1-5-0-9……”

“Headwind,15分钟后到达预定撤离点。”

曜丢下电台,一挥手,小艇在狭窄的河道中硬生生转过弯,五挺重机枪随船体颠簸上下摇晃。

“全速前进!”

眼见联络完成,绘里下达后撤命令。南越游骑兵抛出烟雾弹,鞠莉动手搬开死去同伴的尸体,背起电台。北越军伤亡者已经达到数十人之众,然而他们集结的速度远高于倒下的速度。而SOG小队中一人被狙击兵击杀,三人死在北越军乱枪之下,此刻只剩五名队员。绘里扔掉了背包,只抱着RPD机枪在烟雾掩护下疯狂奔跑。这支武器是她的军械士官特别改制的,枪管出于保证便携性的目的被截断,使用者只需要对着敌人所在的方向倾泻火力即可——这也正是绘里目前正在做的。

她奔跑着,不时将短机枪朝向身后射出十几发子弹。三个南越游骑兵在前方设立了简易火力点,落在后面的绘里和鞠莉在她们掩护下得以暂时喘息。40毫米破片榴弹飞向北越军队伍炸开,加上五支自动武器猛烈的压制火力,敌人的冲击暂时停下了。

“No one告诉过我会有这么exciting啊!”

鞠莉躺在地上,拧掉水壶塞子灌下几口水。她翻过身,“喀嚓”插上新的冲锋枪弹匣。绘里已经布置好地雷,电起爆器握在手里。眼见一个北越士兵冲出烟雾,她匆忙拔出手枪,一枪击倒。

“距离河岸还有多远?”

“Not too far,”鞠莉又换掉一个弹匣,喘着粗气应答道,“我们大概跑出了一千多米……河岸就在前面。”

“越共又来了,出发!”

于是又一批烟雾弹飞出,一阵如同暴风骤雨的火力压制,气还没来得及喘匀的几个人抱起枪械又踏上亡命之途。绘里边跑边“咔哒咔哒”连按起爆器,后方传来的巨大爆炸声与哀嚎让她满意地扯了扯嘴角。

“Headwind,我们已经到达,你们还要多久?”

耳机中传来短发船长渡边曜那熟悉的声音:“两分钟,撑住。”

每个人的弹药都所剩不多。她们开始设立防线,心里明白如果巡逻艇几分钟内不能到达,那么所有人都会留在这里。

丛林突然安静下来,北越军的喊叫声也消失了。小原鞠莉悄悄从树后探出脑袋,前方一个敌人都看不到。

“轰……”

尖啸由远及近,炮弹落入灌木丛炸开。

“FUCK!”一个南越游骑兵破口大骂,“是越共的迫击炮!”

而后又是寂静。

绘里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

内河巡逻艇还没有到达,她知道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开始了……”

迫击炮弹一发接一发落在河岸附近,爆炸声与呼啸声填满丛林,泥土飞散,倒霉的木棉树被炸倒,倒霉的南越游骑兵士官被炸得血肉模糊。炮击结束,防线对面传来呼喊声与枪响,北越军的步兵开始发动冲击。

距离死亡还有一百米。

绘里望向剩下的两个南越游骑兵,她们的脸上现出绝望的表情。她又看了看小原鞠莉,又好气又好笑地发现那人竟然正捧着张照片哇哇大哭。

“哇……mari要死了……见不到你了哇……”

“谁的照片?男朋友,未婚夫?”

“No……”鞠莉哭得更厉害了,“是Kanan……”

“卡南……印度尼西亚那个?”

绘里一时忘了目前的凶险处境,好奇地追问:“那是你的故乡?你不是意大利混血吗?”

鞠莉不说话。绘里凑过去才发现,鞠莉手里的并不是卡南市风光图,而是一张合影——照片拍摄的地点似乎是船上,她们靠着白色的护墙,二人都穿着灰色水手服,据绘里所知应该是中学生的制服。左侧金发披肩,一脸调皮的少女显然正是此刻忙着泪流满面的陆军准尉。另一名蓝色长发的少女两手放在背后,正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身边的友人。

原来Kanan是个女孩子……

绘里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北越步兵已经冲了上来。她们边打边继续向河岸退去。绘里已经可以看到不远处内河巡逻艇刚刚停下,正等待着她们。迫击炮又开始炮击,比刚才更加密集的火力压得她们抬不起头。北越步兵想必已经到了相当近的距离,巡逻艇装载的五挺大口径机枪也同时开火。

无论来自面前还是背后的火力都令人窒息,绘里丢掉了已经没子弹的机枪,拔腿狂奔——没有时间了,如果没冲上巡逻艇就被打死那只能说命数已到。

“曜船长帅气到达!”渡边曜挥舞着帽子向她们喊道,“有没有想念我?”

三人爬上小艇,舵手马上开始发动马达。渡边曜扣上帽子,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老朋友并不在这三人当中。

“等等,小原准尉呢?”曜一把按住绘里,“鞠莉在哪儿!”

担任舵手的海军士兵用比她更大的声音喊叫:“不能继续停船了,越共冲过来了!”

最悍不畏死的几个北越士兵被机枪打死在小艇前十几米的位置。内河巡逻艇在枪林弹雨之中启动引擎倒车,然后一直向南方奔去。

TBC.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