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一只挖坑不填的猫。
CP鞠南绘希最高/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扩列欢迎

【本宣】绘希同人本《墙》印量调查

绘希是情怀啊,想套一句广告词:绘希,感动常在

LudwigCast II:

扩一扩


海川鱼神:



 作者:

诚君   @妄想症患者 

喵勋爵   @一只喵勋爵 

某熊  @某熊·SAU 

鱼饭   @LudwigCast 

数字(本人)

主催:数字

封面:忍桑 @希癌晚期患者ξ 

插画:忍桑,重力加失  @重力加失 

规格:A5

字数:10W+


试阅:

诚君《长夜》

百叶窗透进的光在希光裸的背上打出一道道黑影,微热,配合着空调嗡嗡声,让人心生倦意。屋里充斥着房间主人的味道,身上裹着的被子尤其明显,仿佛被那人抱着一般。希眯起眼在床上蜷成最舒适的姿势,长长叹口气,看向正开了门走进屋里的人。

“绘里亲。”抱着枕头如猫一般懒散的叫了她,就见她弯起眼露出笑容,走到她身边坐下。

“会着凉。”她这样说着,却也没去拉缠在她腰间的薄被,只是将手掌贴在她背上,顺着脊椎骨缓缓而下。她手心微凉,中和了午后温热的阳光。希舒服的眯起眼,挪到她身边,枕上她的大腿,不顾已经滑落一旁只盖住下半身的被子。

“会着凉啦。”这回倒是好好拉过被子盖到肩膀,手搭在她肚子上。

“绘里亲。”希蹭了蹭绘里大腿,将脸埋进她腹间。绘里这才注意到这明显过分亲昵的称呼,想问,最终只是用手指卷了卷她散开在床上的紫色长发。




喵勋爵《极夜》

冰凉的雪花降落在她的指尖,然后舒展精巧的身躯,欣然融化。

走出蓝色内饰的温暖咖啡馆,绚濑绘里倚在齐身高的铸铁围栏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她仰起头,无边无垠的深蓝色夜空扑面而来。

由于投身学院偶像活动,一年没怎么动过吉他。刚才的演奏中明显能感受到,技巧已经有些生疏了。

“А ты знал! Не легко пробираться в тумане!”(你知道在那雾中前行谈何容易!)

他们在咖啡馆跳了舞,然后重新看了一遍翻拍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身边喝醉的年轻人们大声合唱着片尾曲,调子已经飞到了圣彼得堡的冬宫广场。

“Чтоб любила любимая, чтоб она тебя дождалась!”(让最爱的她不会白白等着你!)

“去滑冰场吧!”有人提议道。

一帮人胡乱地叫嚷着表示同意,摇摇晃晃走下了小山坡。在山下的车站,绘里与她从小相识的朋友分了手,准备搭电车回到祖母的家中。其他人都是第一次遇见,她没什么与他们玩乐的兴致。

俯瞰着夜色之中积雪的城市,呼吸着来自北冰洋的寒冷空气。无数橙色光点在铁灰色的路面上爬行着,去向不知所踪的迷途。

这里是摩尔曼斯克,“没有白昼”的城。



某熊《毕业季,在樱花纷飞的日子》

两人走在路上,彼此之间不需言语也不觉得气氛尴尬。傍晚的空气真是柔和的很,带着些许暖意的微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酝酿出来的,空气中飞舞的花瓣带着紫色的柔软发丝一起共舞,少女伸手将头发捋到耳后的样子也让人迷醉。夕阳西下,给身旁的人披上了一层金纱,通透翠绿的眸子望着远处,似是有些迷离亦或是迷惘。

绘里看得有些痴了。

又微微笑道:“今天要不要也去吃芭菲?”

希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好呀,”又倏地凑近,带着狡黠的笑意,“刚刚有人偷看咱都看呆了哦~”

绘里带着红晕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希。”

希伸手接住一片花瓣。

“呐,绘里亲,”希紧紧盯着绘里,“咱想问你要一件毕业礼物。”

绘里伸出双手帮希整理了一下围巾,看上去绘里像是直接把希圈在了怀里,“不管是什么,你尽管说。”

希缩了缩脖子,把脸藏在围巾中,闷闷的说道:“···纽扣。”

“···纽扣?”

“嗯,”希伸手抚上绘里的胸口,点了点校服外套上的第二颗纽扣,“这颗纽扣,可以给咱吗?”

绘里似乎有些惊讶又有些无语:“···就只要这种东西就可以了吗?”

希笑了笑:“嗯,只要这个···就可以了。”

【最贴近你的心跳的东西】

绘里无言,伸手摸着那颗纽扣,使了点力气把它扯了下来,放在希的手中。

希轻轻抚摩着钮扣上校徽的“音”字,然后紧紧握在手中。

“谢谢。”




鱼饭《溺于深海》

梦醒。仿若波纹上溅起的小小水花。

小丑鱼正在亲吻她。希挥了挥手,鱼被那微小的水流斥散了,下一秒她依旧没有睁眼,凭着直觉,在尚未散尽的梦境的朦胧雾气中潜行着,逐渐向那海的幽隧中深入了下去。

已是黎明,她身后的海面正泛起些微的金光,那闭眼都能察觉的灼眼光芒总使她想起那个人明明被水打湿,却依旧不输于那浅水中的细砂般的耀眼长发。相熟后的无数个傍晚,她总是会恶作剧般地把玩它们——将海藻制成的发带缠绕在其发间,将蚌贝制成的发卡装饰于其鬓间,将珊瑚制成的王冠佩戴于其额间。事后那个人的微笑通常既无奈又宠溺,随后而来的即是一个明明带着惩罚意味,却温暖得出乎想象的拥抱。

然而真正永远将那头耀眼金发印刻在她脑海里的那一刻的记忆,既不属于这欢腾而嬉闹的日常,也不属于那无数次温暖的,可以感受到那柔软发丝的怀抱。彼时正值晨昏交界,夕阳正在地平线处沉下,冉冉染红了一整片海洋,她第一次背离了婆婆的训戒悄悄地浮出了水面,试图去眺望那被视为禁忌,永不得踏上的海岸——

于是看见了那个正在背离她远去的纤长人影。




数字《墙》

天空灰沉沉的,街上行人并不多,大概也是工作日的原因。希站在斑马线前听到一阵欢呼声,不禁好奇地回头。似乎是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在举办什么活动或者庆典,可是这个角度看不到人群,应该是在墙后。绿色的led小人闪了闪,但好奇心驱使希拉着箱子又折了回去。异国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有趣,转过街角便看到了一群人围成了个圈子。

大概一二十人正安静地听着一个女生说话。希也随着人群,打量着她。

一头耀眼的金发。即使是阴天也无法阻挡它的光泽,冰蓝色的双眸里似乎掺杂了很多复杂的感情。浅灰色的风衣——天气很冷,她穿的仍显单薄,黑色的线衣包裹住脖子,让冷风不那么容易灌进去,棕色的小脚裤配一双高帮靴子,衬托出她修长的身材。

最让希在意的莫过于她面前的那只麦克风和胸前背着的那把吉他了。

流浪歌手么?然而下一秒响起的电子琴声让她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一个乐队。

清亮又略显沙哑的嗓音传来,末音还有一丝磁性,伴着欢快俏皮的旋律,很容易触动心里的那片柔软。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琴弦,唱到高兴时还会闭上眼,右脚敲击着地面掌握节奏感。一首末了接着下一首,气氛也越来越高,主唱解开了风衣的排扣。围观的人渐渐散去,希一点点的往前挪动。终于是在不知道第多少首结束时,她停下了。

尽管都是俄文,希还是情不自禁地鼓了鼓掌,却发现这掌声单调而又突兀。

只剩她一个人了。

金发女生正弯腰从地上的背包里拿出保温杯,听到响了两下的掌声,扭头看了一眼。

“Здравствыйте(你好)。”


——————————————————————————————————


关于封面,emmm,请先自行想象x 总之很恶心(划掉)就是了。
有意的朋友可以戳印调链接→  https://sojump.com/jq/16085232.aspx


真诚希望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填一下!我们会根据情况进行最终调整。

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

热度(80)

  1. 希癌晚期患者ξ海川鱼神 转载了此文字
    封面真的十分棒(e)的(xin)!
  2. 幽幽熹微LudwigCast II 转载了此文字
    为太太们扩一波,几位太太都是好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