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越战AU】Awash with Lights (Ⅵ.)

(迟来的更新在靠后的部分……重新安排了一下前两节内容减少了一个分节,所以这次标号还是6)

6.

1966年7月20日 

02:43:59(GMT+7越南当地时间)

“Quoc 8”Main Gate Checkpoint

广静省,越南民主共和国

准尉小原鞠莉,MACV-SOG北方指挥部,“威斯康辛”侦察队

双手紧紧抓住金属杆,尽力挺起身体远离地面,同时还要忍受传动结构运作时的震动,该是让人苦不堪言的经历,鞠莉却忍不住要微笑起来。

为了成功潜入,除去一把格斗刀和放在裤子口袋中的塑胶炸药,她丢下了所有的作战装备。北越卫兵们谈话的声音此起彼伏,虽然她完全听不懂越南话,不过没关系,危险近在耳畔的紧张,肾上腺素飙升的刺激,这就是小原鞠莉的最爱。

劣质柴油汽化成烟从沾满油污的排气管喷出,那股怪味儿钻进鼻孔,竟无端地让她想起少年时骑星辉号于科罗拉多州大草原飞驰的心情。

车队还在行驶,离开大门检查站区域后周围的声波便被一片静默吞噬,外围的工事施工也停止了。仍然扒在车底的鞠莉只听得到身前苏联产卡车沉闷的机械声响,和橡胶轮胎轧过道路的咯吱声。

她知道这个地方。在出发前研究地图的时候,她注意到行动区域附近用粗黑体标出的“QUOC 8”设施。如果共产分子没有在这里安置什么重要的东西,周边的重兵布置就完全说不过去。鞠莉想,就算只是个储藏点,最不济也总能找到个油料库之类的地方,让口袋里的炸药施展身手。运气好些的话,狩猎个北越将军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车队仍然在前进,面前只有漆黑的卡车底盘。紧握那根铁杆二十多分钟,鞠莉已经有些乏力。

这是进入基地之后车队第三次转弯。就在她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松开手的时候,卡车缓缓停住了。前方又传来越南语的交谈声,然后是搬开木质拒马的碰撞声。车队继续行进。金属门发出巨大的“哐当”一声关上,身边的环境不再是黑暗的地面而是亮起了灯光,这让鞠莉知道她进入了建筑内部。看起来车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北越士兵们跳下卡车,开始从后厢卸下货物。

不,不是货物。落到地面的是一双又一双人的脚。穿着简陋凉鞋的,越南人的脚。

战俘营?还是劳改营?如果是这样,或许可以想办法把囚犯们解放出来,从而让基地大乱,再夺取交通工具逃跑。想想就很cool。

这个先不说……要没力气抓住铁杆了。

士兵们呵斥着,踢打着囚犯们,逐渐走远。灯光熄灭,司机们离开了驾驶室,互相交谈了几句,也随士兵走开了。鞠莉踩住地面,慢慢松开僵硬的双手。感受着坚实的大地,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伸手到前胸的口袋去摸索。

啊,和果南在淡岛游船上拍摄的照片不知什么时候丢掉了。

洗好之后对果南说着“我可没有带着照片到处跑的习惯哦”,却还是珍重地放进胸前口袋的那张合影,从分别的那天起一直好好地携带到不久前。

不论怎样,先休息一下吧。

收拾起降落伞,真姬懊恼地关掉了闪烁信号灯。她抬起头,明亮的月光下,只有一个同样挂着信号灯的伞兵即将降落在她附近的树丛外。

早就应该想到,没经过任何配合训练,以这样的队伍遂行作战是会出问题的。只能先和那个队员会合,再去碰碰运气了。

除去她本人,离开C123K机舱时携带伞降信号灯的队员还有三名,分别是沼津侦察队的指挥官黑泽黛雅上尉,副队长松浦果南中尉和一名韩国军官。真姬打开了步枪的保险机,猜想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韩国人降落在了附近。她拨开草丛向树林的方向走去,望见一个身影背对着她,正忙着掩埋降落伞。

听到草叶的响动,那人端起步枪回头望了一眼。

“晚上好,Captain Nishikino。”

与真姬相似的紫色眼瞳,略带磁性的声音,正以手触摩托头盔边沿向她致意的是松浦中尉。

“晚上好。”

“只有我和上尉你,两人是不可能展开Search & Rescue的,要去备用集结点吗?”松浦冷静地问道。

“好……”

远在山峰的另一侧,希也刚刚完成痕迹掩盖工作。她四下张望,并静静等待了一会儿。最终确信没有其他士兵在附近降落之后,希打开背包取出电台,抽出军刀,开始猛击通信机元件。一下,两下,三下,PRC25的塑料制外壳终于抵挡不住攻势,现出了蛛网般的裂痕。

希满意地将电台重新收回背包,顺手抓起一把泥土涂抹在背包外。待她完成这小小的伎俩,早已等待在此处的那名军官便扔掉只抽了一半的烟卷,拍拍华达呢马裤边沾染的尘土站了起来。

“好久不见,东条同志。”

希没有敬礼,只是摘下丛林帽,让一头紫发舒展披散。

“是啊,好久不见,上尉同志……”她的眼神落在那人的肩章上,“嘛,咱现在该称呼您少校同志了。”

“嗯,自从格但斯克设宴作别之后,已经一年有余了。”

“少校同志”从褐色制服上装的口袋中掏出香烟盒。被希摆手拒绝之后,她又把烟盒放了回去,理平微微突起的口袋。

“您的那些旅伴,和上次一样,我会把她们一个一个全逮住的,同志……我亲自指挥狩猎了美国人最新型的战斗机,当然也能狩猎她们最好的特种部队。”

“但您方才就没能击落投送这些美国兵的运输机。”希指出。

“你们这群疯子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女人摇了摇头,“我是鞭长莫及呀,东条同志。同时对您所获得的这项技能,我也表示钦佩。”

“您突然要求亲自会面,是咱的任务是有什么变动吗?”

“您的通灵能力似乎真的存在,我开始有些相信了。”

“那就说吧,咱随时准备为了苏维埃献出一切。”

“哦?那可太好了。”

被希称作“少校”的年轻女人似乎听到了一个诙谐的小故事,忍俊不禁。她微笑着问道:“听说,东条同志在美帝国主义军队中的指挥官,姓绚濑?”

“是……是的……”

希的双眼因惊惧而猛然睁大。她迟疑着,简单的单词被间断拉长。

“……绚濑少校同志。”

“少校”摘下了嵌有红星的大檐帽,现出浅金色的长发。

“那么,不只是我的得力下属,我亲爱的姐姐这次也来到我的身边了吗?”

站在希面前的女人,是北越军297防空导弹团第3营的指挥员,是苏联红军260防空导弹团所属的少校军官,也是绚濑绘里的妹妹——绚濑亚里沙。

自从被分配到绘里麾下起,希就隐隐担忧着这一天的来临。她的两个直接指挥官虽然处于铁幕两侧,却有着同样的东洋姓氏和相似的脸庞,怎么看都不是巧合两字那么简单。望着亚里沙的青绿色眼瞳,一双除了色调之外与绘里毫无相似的,无情的眼睛,这让希完全无法将绘里与面前这个人联系在一起。

“说到这儿,你应该明白任务有何变化了。除了那份情报之外,我还要绚濑绘里。”

这一天还是来了,希想道。

“如果你抓到了绘里……”希脱口问道,“你会怎么对待她?”

“东条,我问你,和你一起行动的那些帝国主义特种部队,她们是怎么对待俘虏的共产主义战士的?”

希沉默。

“绘里是叛徒,她不但叛逃,还加入了美帝的军队。她是我们这个红色家族的耻辱,也是苏维埃的耻辱。”

“但她毕竟还是我亲爱的姐姐啊……”

将军帽顶在修长的食指指尖,亚里沙叹道。

“虽然要让她明白来自红色军队的怒火有多么猛烈……也要让她看到妹妹的成长才行呢。”

亚里沙离开了。四周的丛林中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细微声响,希知道那是护卫亚里沙的苏军小分队正在撤离。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一瞬间,她曾经动了要抹除绚濑亚里沙的念头。

……

天窗透入的月光照亮了鞠莉所在的设施。这并非监狱而是一处库房,各种各样的箱子堆积成山,大多数没有印制文字或是标签,so内容物不明。

探索一番之后,看起来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出口,也就是运输车队进入时使用的金属制大门,门内只有两个值班的卫兵。库房呈回字形结构,鞠莉向上望去,能判断出一共有三层。她爱惜地摸了摸口袋里的炸药,心想不知道这里放的是些什么东西,就先不浪费珍贵的爆炸物了。

“叮铃铃铃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鞠莉赶忙躲进堆垛旁的阴影。一个卫兵接起电话,应了几句,然后向对面的搭档挥动手臂,两个人合力打开大门。

这次进入的不是车队,仅仅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鞠莉悄悄探出头,进来的那几个人中明显有一人是领头人,其余四个两人一排跟在后面,看身材比开门的越南卫兵高大一些。她眯起眼,大致看得出带头的那人穿着带红肩章的军礼服。这套衣服的样式鞠莉幼时随父亲参加宴席曾见过,是苏联人的制服。有警卫保护,在战地还穿着这种衣服,此人多半是个苏军的高级军官。

“Jackpot……”

心知自己逮到了大鱼,鞠莉悄悄拔出匕首,踩着猫一样轻盈的步伐跟了上去。

“打开二号门。”亚里沙吩咐道。

沉重的锁定杆被士兵们合力取下,位于仓库侧面的另一扇门开启。门内的两个卫兵向亚里沙敬礼,正对大门的机枪组警戒解除,她和她的士兵们径直走了进去。

侧门关闭,原本守卫仓库门的卫兵一起跟了进去,门内的二人来到门前接替她们的位置。路线上有一处经过高高的箱堆。

Marvellous,有主意了。

棕褐色制服红领章,金发卷进宽檐凉盔下,肩挎56式冲锋枪,鞠莉一连撬开四五个物资箱,轻车熟路地把北越正规军的行头收了全套在身上。当然她也没忘记珍重地带好那块炸药。

接下来是等待的时间……

她并没有等多久,那个苏联人很快就又带着警卫队离开了。跟随她们走出大门的卫兵们又一次交换位置,一前一后向门内走去。

稍微落在后面的卫兵正经过她的身边。

就是现在。

鞠莉轻巧地跃出阴影,一手捂住她的口鼻,一手将利刃自背后刺入她的心脏,卫兵悄无声息地断了气。鞠莉迅速将她放下,自信方才庇护了自己的阴影也同样能掩护这具尸体。身后的脚步声混乱了一瞬,于是稍前的卫兵回头察看。鞠莉心虚地把帽子压低了些,遮住亮黄的眼瞳。

看到同伴仍然跟着自己,卫兵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进大门,计划通,鞠莉暗喜。

一挺捷格加廖夫DShK0.50英寸大口径机枪正对大门,总共有七个北越士兵守在这个简陋的房间中,荷枪实弹。一道楼梯旋转向下直通向更深层——这只是一个地下设施的入口处。带她进来的卫兵没有停留,而是沿着楼梯一直走了下去。

“Bio...hazard?”

下方的安全门前,竟然用黄色警示牌和英语字母标注着“生物危害”。卫兵报上越南语的口令,内部的警卫士兵们打开了门,庞大地下设施的全貌瞬间展现在小原鞠莉面前。盛装着尸体的水柜,供上升到高处实验室的升降机,隐隐散出火光的反应炉,此间一切明显超出北越技术水平太多太多。

她们经过一架升降梯时,两名研究人员正好走下升降机,看样貌是白种人。其中一人用纯正的美式英语问道:“储存情况怎么样?”

她的同伴也用美式英语回答道:“新一批活体样本一小时前运抵,已经检查完毕了。”

若不是周围担任岗哨的北越士兵,小原险些以为自己身在美国陆军的病毒研究中心。那两个飞行员还在外边等着……不管怎样,既然是北越卫兵保护着它,这处设施就是北越方所有没错,那她可要迅速行动了。

这里的什么东西炸开最有轰动效果呢?水柜炸开只会漏水,自己也可能跑不掉;炸毁升降机只会被赶来的警卫抓起来。还是处在二层的大型反应炉效果最好。于是小原鞠莉一个转身,进了升降机。

TBC.

下周要成为时差党啦

emmm……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