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鞠南】Awash with Lights(Ⅶ.)

Extraction Point(前)

(全是动作戏的一篇)

真姬话音未落,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她和松浦果南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转向东北方向。

火光冲天,黑影四散。简直像是地狱之门在此开启,小恶魔们倾巢而出展开狂欢一般,津岛善子这样想道。

夜羽大人此刻正居高临下俯视着苍茫众生——此观测点位于行动地图标号为H608的山峰,半山腰间最高的那棵树——转换成一般的语言,即津岛中士不幸降落在树顶,并且被挂住了。

善子低下头,估测自己现在距离地面大约有三到五米。她摸出军刀,咬了咬牙,然后切断了降落伞绳。

“呼啊……!”

穿越层层枝杈与树叶,夜羽大人成功堕天。

一辆GAZ卡车像疯狗一样冲出基地大门(妮可实在觉得这是最好的形容了),暴怒的北越军一边怒吼一边向它猛烈射击。妮可一把掀开盖在脑袋上的迷彩布,抓起水壶。

刚刚才发生了大爆炸,再看这个司机完全不要命的架势……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金毛疯子跑出来了。果不其然,狂奔的卡车在她们身边来了个急刹车,制动片发出尖锐刺耳的尖啸。

妮可赶忙拉起花阳跑向公路,小原鞠莉打开车门,自鸣得意地敬了个礼。

“看,计划成功!”

“啊啊啊啊啊啊!”妮可尖叫着,“现在怎么办啊,金毛的你快说啊!”

“什么怎么办,Major!你在说什么傻话!”鞠莉喊道,“我们成功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这了!”

妮可一指身后的北越轻型军车:“那个先不管,可是Charlie追过来了!”

“Run for your life then!”

也不顾因为三个人挤进了为两人设计的驾驶室,而被挤在中间的矢泽妮可少校,小原鞠莉“咣当”一声摔上车门,然后猛踩油门。GAZ喷出一股黑烟发动了,车轮带着要把简易公路挖出一块的劲头狂转,卡车像头狂欢节时奔过罗马街头的野牛那样横冲直撞冲了出去,转眼间已经远远把基地抛在身后。

三辆北越军车紧追不舍。子弹横飞,尖厉如鸟鸣。

“低头!”

鞠莉伸手把花阳的脑袋按下去,又迅速收回手猛打方向盘拐进向东的公路。花阳一只手紧紧拉住安全带,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冲锋枪,一动也不敢动。

“嗖……”

一发子弹划过鞠莉脸旁的空气。

如此稳定地穿透了后箱板,肯定是狙击用的步枪。妮可明白,金毛疯子司机如果被打死就全完了。为了干扰后方的狙击手,妮可不得不拿着鞠莉的56式冲锋枪爬到了被改装成平板的后车厢,却被对方强大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只能趴在地板上胡乱开火。

车厢中堆积的木箱被打得千疮百孔,妮可心中感谢了一千遍上帝幸好里面不是放着军火。

在数百发步枪弹都未能使前车停下之后,追得最近的北越士兵终于愤怒地拿出了40毫米口径的苏联产RPG火箭筒。

“有有有……有火箭筒!”

妮可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上尉,你开车!”鞠莉扭头对花阳喊道。

“啊……什么?!”

“I said, you drive!”

“我是飞行员,不会特种驾驶啊!”

“Look,方向盘总会用吧?别撞车沿着highway开就好!”

鞠莉没给花阳思考的时间,不由分说就把她拽到怀里,然后利索地翻到了副驾驶座上。她抓起座位后面装着SVD狙击步枪的袋子,装弹拉栓上膛,一气呵成。

“开稳点!我只有五发子弹!”

鞠莉嘱咐完抱着步枪探出了车窗,满头大汗的花阳只顾全力踩着油门,用控制战斗机的直感操控方向。

以胳膊和车门作为依托,鞠莉瞄准探身射击的敌人送出了一发7.62毫米子弹。使用RPG火箭筒的士兵被击中了,半个身子垂在窗外,黑色长发还在随风飘舞,火箭筒脱手摔在了路面上。随即一连串从AK47中发射的子弹砰砰啪啪地打在了卡车副驾驶一侧,如果鞠莉慢些收身回来,就只有被打成筛子一个下场。

“前面有路障啊!还是急转弯!”

花阳快要急哭了。

守卫前方路障的士兵动用了重型机枪,卡车前挡风玻璃发出噼里啪啦的悲惨声音后粉身碎骨,这下过长的SVD步枪在车子中难以使用的问题倒是解决了。鞠莉把步枪架在手套箱上面,一枪打倒了操控机枪的士兵。

“Major,你还有没有什么能炸的东西!”鞠莉向后车厢叫道。

“我还有个从越共那捡来的手榴弹……”

“给我!Hurry!

鞠莉接过手榴弹拉开保险向前一丢,士兵们纷纷抱头躲避,GAZ卡车就在手榴弹爆炸的烟尘中冲过了路障。鞠莉一把抽回SVD狙击步枪,爬到了矢泽妮可身边。

“在我射击的时候提供点压制火力,okay?”

“什么时候?”

“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

鞠莉发出嗤笑,“喀嚓”一声给步枪上了膛。

“就是right now!”

两支步枪的扳机同时被扣动了,这次遭殃的轮到了北越军的挡风玻璃。司机被打中了,向后仰倒在驾驶座椅上。失去控制的轻型军车仍然沿直线前进,一头撞上了山丘。

“We got one!”

第二辆车表演出漂亮的急转弯动作补上了前车的位置,用步枪和轻机枪火力继续摧残已经岌岌可危的GAZ卡车。

明亮的冷光车灯照亮了逃亡者的后车厢。同样手持SVD步枪的北越狙击兵微微提高身姿,目标锁定了夜风中飘起的金发。

那个人竟然在笑……

狙击兵醒悟到,是她慢了一步。

“砰!”

被击中胸口的狙击兵倒了下去,咳出了血。

解决完狙击手,小原鞠莉丢掉SVD,抱起了闪烁着金属光泽的KS-23霰弹枪。一连串表演下来,妮可看得下巴都要惊掉了。

“你这次又打算干什么,你这个疯子!”

“我们的车没办法像她们的那么快,弹药不多了……”

鞠莉拉着妮可低头躲避了一波压制火力,继续解释道:“如果我们不能继续压制她们,就只能被追上。”

“所以呢?”

“所以嘛……小泉上尉!Break,准备急停!”

花阳慌乱地问道:“哪个是刹车……”

“把那几个踏板踩一遍就知道了!”

听起来再怎么违反常理,妮可也已经不想问金毛疯子为什么要停车了。她给56式冲锋枪换了个弹匣,随意地射击。妮可看过北越兵身上的地图,沿公路再继续开一会儿就要进入镇子了,那就意味着她们会面对哨卡和更多的民兵。

必须在那之前解决掉追击者才行。

“我,我知道哪个是刹车了!”

“老规矩,”鞠莉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理所当然也抹了一脸黑泥,“听我口令,captain你准备刹车,Major掩护我,any problem?”

“没有!”花阳紧张地回答。

“没有……”妮可有气无力地回答。

“3!”

GAZ卡车开始减速了。

“2!”

追兵也发现了卡车在减速。她们举起武器,摆出了准备射击的架势。

“1!”

花阳的靴子开始离开踏板,妮可低头瞄准了敌人的方向。

“Go!”

花阳狠命踩下刹车踏板,力道大到如果这辆已经布满弹痕的GAZ有生命的话一定会大声悲鸣。轮胎剧烈摩擦地面“吱吱”作响还冒出了白烟,卡车斜过车身地滑行了一点距离之后停住了。毫无准备的北越军二号车“哐”地撞了上来,妮可恍惚间似乎回到了那架被SA2击中的F111战斗机上。她被冲击的力道撞得飞了起来,整个人摔在车厢的另一面又掉了下去。

早在冲击的前一秒,小原鞠莉已经踏着车厢的边缘跃起。她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以抵消冲击,然后端起KS-23奔向镶在GAZ卡车中的北越轻型军车。

“去死吧。”

她扣动了扳机,大口径猎鹿弹爆发出碎片,被撞击搞得晕头转向的三个北越士兵连反击都没能做出就殒命当场。观察到同伴的惨状,第三辆车也迅速急停,士兵们拿起轻机枪和自动步枪开始向两辆车的残骸射击。

迎接她们的是一枚发射自二号车残骸边的40毫米火箭弹。

“轰……”

三号车被火箭弹击中,发动机爆炸了。

“小原……你真是疯子……”

望着燃烧的三号车,妮可喃喃道。

“疯子”正忙于从死去的NVA士兵身上收集武器弹药。她把一支53式步骑枪的刺刀拆掉挎在肩上,捡起两把AKM步枪,又从小队长模样的士兵腰间拽下一个东德产“雨点”迷彩挎包。

“Trophy~”小原鞠莉开心地把小包也挎上肩膀,然后招呼道:“Captain小泉,打开救生信标吧。”

“现在……吗……”

花阳有些犹豫。

她和妮可一共只从F111的驾驶舱带出了两部霍夫曼RT-159A型电台,这种小型电台的功能十分单一,能够在121.5MHz(VHF)与243MHz(UHF)的紧急频率拍发和接收简单的信号。

在她们弹射逃生之后,花阳就打开了电台的信标模式,寄希望于快速赶来的救援部队能够听得到它自动发出的声音。现在一部电台的电池早已用光了,另一部电量也所剩不多。

“Anyway,这是个Charlie的大据点。如果有tough的特种部队或者LRRP单位在这附近,至少我们该给她们一个chance来找到我们。”

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花阳勉强被说服了。她接过鞠莉手中的AKM步枪,犹疑着递出了电台。金发的SOG准尉“啪”地滑开通信机顶部的锁定扣,小心地拉开折叠天线平台,将天线压在长度最短的UHF模式。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