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绘希】Searchlights 【Ⅰ】

@化化化化化 @十酒 战争向。。。虽然不是战场背景,但要的那个感觉会有的
 一开始忘了发后边那段真是失误……

偶尔也会觉得,现在流行的电视剧还是有点意思的。

休假的第一天,一如既往地选择呆在冲绳嘉手纳公寓里面的绘里如此想到。

从基地一路穿回公寓的制服还一直穿在身上。

拿起手机,看到现在是凌晨一点多。其实几点都是一样,只是房间里亮,不太亮或者不亮的区别。

有点困了,于是她把怀里的毛绒狸猫玩具放在了身边,让自己的脑袋与小狸猫靠在一起。

想想看,送出小狸猫玩偶的希不在自己身边,竟然这么快就已经是第四年了。做这份工作,也已经是第四年了。

明明整个大学时光都一起度过,想着会一直在一起,会组成家庭,会携手到老,果然是当时太年轻了吧。

最开始还经常会想起她,这个频率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降低。有时候几乎要以为自己真的把她忘掉了。

然而今晚却又一次想起了她。

长期不在国内,从前的朋友们一个个失去了联系,有些人甚至认为绘里已经死了,想知道希的消息都很困难。

还记得一个旧的博客ID,但连接上去内容只有空白一片,日志和照片都被删除了。

不玩塔罗牌也很久了,反正本来就没有很懂。是从得知希结婚的那天开始的。天知道她得到消息的时候婚礼已经结束了多久。

知道她的消息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就有勇气去做点什么吗?自嘲地一笑,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于是作罢,绘里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荧光屏上。

电视上的角色们表演了一个小小的幽默桥段。绘里笑着,然后意识到没有人陪她一起笑,就突然没了笑的心情。

角色们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对白,绘里盯着屏幕,有点儿感到睡意朦胧。到片尾曲响起时,她已经抱着小狸猫沉沉睡去。

没有人告诉她,应该换上舒服点的衣服睡觉。

明明是希先对我告白,把我的生活搅乱了,这不公平……

中午,绘里在沙发旁边醒来。腰带给她的后腰留下了深红的印痕。虽然滚下了沙发,小狸猫还好好地被她抱着。电视机上的新闻播报员正在宣布日本政府本财年的各种经济数据。原本熟悉的各种英文缩写和术语早已陌生。

四年时间,让她从一个整日坐在外贸公司办公室的小经理,变成了如今杀人不眨眼的私人安保公司雇员。

打开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有未接来电,数量2。其中一个是绮罗翼少尉,她的队长,前陆上自卫队“西普联”部队的军官。

“翼?”

“啊,绘里,”电话那边的绮罗翼听起来懒洋洋的,“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我们也都来日本了,想告诉你一下。”

另一个是陌生号码,归属地区是东京。

东京。

绘里不由得想起高中就读的音乃木坂学园,虽然因为μ's少女们的光彩而一度恢复活力,在她们大学毕业的那一年还是废校了。现在原址似乎被改建成了个商场一类的设施。

常去的穗乃果家馒头店,小时候万圣节游行的街道,九人一起去逛的秋叶原,放学后和希一起吃的肉包,希去做兼职巫女的神田明神社……

恍惚间,好像还在高中时光。然而那时候的大家,现在早就不是“少女”了。

绘里有点讶异,原本还以为记得最清楚的会是偶像活动的事情。

记得清楚又有什么用,逝去的时间,无论如何回不去了。

曾经充满少女青涩魅力的蓝色西服外套与短裙,换成了现在的深绿色制服和低帮靴。不愿落于人后的个性驱使绘里总是进行比其他人更多的练习,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音乃木坂学生会长绚濑绘里,也不是上司眼中精明能干的“绚濑经理”,而是个熟练掌握武器与战术,身经百战的老兵“绚濑军士长”。

这不是那时与希十指紧扣的绘里想象中的未来。但没能拥有的生活,她也不打算再去追逐了。

随遇而安地过,抛开孤独不说,起码心里是轻松的。

天色慢慢亮起来,又慢慢暗下去。一份高热量的军用食品分两次吞下肚,就解决了一天的饭食。

没有人对她说,应该爱惜身体,好好吃饭。

喝下军用食品里的电解质饮料,绘里瞬间没了困意。她继续看起电视。等到电视剧结束,不知不觉,已经是两点多了。

没有人对她说,已经很晚了,应该去睡觉。

转头看到小狸猫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绘里温柔地对它笑了笑。起身,脱下皱巴巴的衬衫,不小心碰到了一只杯子,它摔下餐桌粉身碎骨。蹲下去收拾碎片,又划伤了手。

没有人对她说,真是笨蛋。

没有人问她,会不会很疼。

没有人为她包住伤口。

没有人为她担心。

绘里轻轻把小狸猫向内侧挪了挪,在它的身边躺下。

不小心让小狸猫沾上了一点血迹。宝石一样的眼睛,和希一样是好看的翠绿色。

想要笑一笑,像以前那样。

“晚安,希。”她悄声说道。

一瞬间,泪水涌出眼眶。绘里紧紧抱住了小狸猫,在寂静的深夜里放声大哭。

TBC.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