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一只挖坑不填的猫。
CP鞠南绘希最高/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扩列欢迎

【绘希】Searchlights【Ⅲ】

救起绘里的,是以前UTX学院的学生会长山崎加奈与绮罗翼。

“总觉得UTX的学生会长对绘里亲有一种特殊的执念。”

希曾经这么说过。你是对的。但恐怕你忘了你还说过,不会把我让给她。

“有才能,又长得漂亮。”

“我早就说过,你会是我的好助手。”

在山崎加奈的房间,万念俱灰的绘里茫然地躺着,任凭她随意摆布。几天后,身为小队电控官的加奈介绍绘里进入了公司。从那以后,绘里一直和山崎加奈保持一种暧昧的关系,统堂英玲奈曾经开玩笑说,这可真是双会长之恋。

去一趟东京吧。不,当然不是为了去找希。单纯地想去而已。

收拾了背包,随便绑起头发,绘里穿着习惯的烟灰色城市勤务制服就出了门。

“轰……”

一架美国空军的F-35 JSF联合攻击战斗机飞过头顶。

听到身边的路人大妈们互相抱怨美军飞机是多么烦人,绘里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远处她曾经数次出入,替代美国兵去执行高危任务的嘉手纳空军基地。

说不定会碰到希,还是不要穿制服。不,不穿制服只是因为不好看,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绘里转身回了公寓,站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前纠结起来。最后,她从衣柜最下面拿起很久没穿过的职业装。黑色西装外套,白色衬衫,由于压得太久已经有了很明显的褶皱。那一年与希一起在店里试穿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她怀念地将衬衫放在鼻尖前嗅了嗅,然后仔细地叠好放了回去,选定了湖蓝色的大衣。为了与这件漂亮的衣服相称,不但挑了相同花色的围巾,还好好地扎了马尾辫,换了高跟鞋,也化上了淡妆。

因为收到了恐怖袭击的威胁,东京都这边的警戒等级,最近被提得很高。走出JR秋叶原车站,绘里漫步穿过熙熙攘攘的秋叶原街道。偶尔能看见同公司的RPT巡逻队员提着非致命武器经过动漫商店与电器店门前,UTX学院大楼的入口处也站着携带冲锋枪和盾牌的安保人员。在小桥上的检查站,两个警察拦住了她。由于外国人的样貌,她被检查了证件。

走进繁华世界背后的僻静小镇,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夕阳落下民居房顶的时刻,天边被烧成灿烂火红。走上长长的坡道,一栋建筑出现在她的眼前。

铸铁雕花大门旁破旧的牌子写着:国立音ノ木坂学院。

“音”与“坂”两个字褪色得很厉害,若不是绘里三年间每天都要出入这个大门,她自己都很难认出它们本来的样子。里面的教学楼也一副凄惨的模样,走道两旁的樱花树有些已经消失。

显然这个地方已经废弃很久了。被改建成商场的消息究竟是从哪儿听来的也不重要,也许是自己在某个战斗的间隙里想象出来的吧。

夜幕降临,明亮的新月从城市的大厦后面升起。

穗村倒还是老样子,门檐下的小灯笼给人温暖的感受。似乎从江户时代起它就一直是这样,从来没有变化过。

“欢迎光临……哎呀稍等一下客人!”

声音从柜台下面传出来,连带着凌乱的碰撞响声。

绘里忍住笑:“好的,请给我两个馒头。”

正包着头巾忙活的年轻女人正是高坂穗乃果,她果然是继承了家里的和果子店。

“啊!”抬头递出纸包,穗乃果睁大眼睛喊道,“是……是绘里酱!”

“你还是一点也没变呢。”

抚摸着扑进怀里的橙色小脑袋,绘里感叹着。

“雪穗呢?”

“我回来啦!”

踏进门的高坂雪穗身着绘里熟悉的烟灰色制服,肩上挂着一等兵的标志。

“啊,雪穗最近在安保公司打工呢。”

“在秋叶原巡逻还蛮有趣的,”雪穗的脸红彤彤的,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兴奋,“遇到的同学都说很帅气。我要把照片发给亚里沙去啦。”

在神田站周围转悠了一阵,绘里终于摸索着到达了神田明神社。站在空无一人的静默神社前,她凄凉地笑了。难道还期望看到那个兼职巫女吗。新宿那边应该会有紫头发的可爱女孩,时间还不算晚,过去玩一玩也不错吧。

在神田站附近的小咖啡店里坐下点了饮料,绘里百无聊赖地翻动起手机上的新闻APP。

突然,几个客人发出惊呼,店里的壁挂电视播报出突发新闻。

“人質立てこもり事件が発生……”

预谋在东京发动爆炸袭击的团伙在被居民偶然发现之后,劫持人质逃离。警方暂时失去了他们的踪迹,特别搜查科与特殊急袭部队SAT正在调集……

绘里轻哼一声,这些匪徒真是一帮业余的家伙。

画面跳动,显示出几名犯人的照片。在并列出现的人质照片下,赫然写着“东条 希”三个汉字。绘里连忙把视线上移,看到那张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面孔,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不是说过,任何时候都会幸运满满的吗……

TBC.

上课码出来真是有流水账的感觉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