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绘希】Searchlights 终章【Ⅵ】

她打开了枪口下的激光指示器,刺眼的红色光点投射在墙上。

“This is Kronos 0-2,全面进攻 - shoot to kill!”

Nitrate 1-1:“Roger that,shoot to kill!”

Grizzly 0-1:“Go hot!”

随着行动命令发出,教学楼瞬间变成了战场。留在二楼阻击敌人的Grizzly小队动用了他们的美制轻型机关枪与高爆榴弹,猛烈的枪声与爆炸在三楼也听得一清二楚。窗外的二人猛然下降,绘里抛出闪光震撼弹,然后与翼撞碎脏兮兮的窗户跳进学生会室。

雪片与寒风从破碎的窗口灌入,她在玻璃碎片“噼里啪啦”的四处散落之声中落地,手中的P226枪口喷出火光,射杀着蒙头转向的敌人。门外的二人随后引爆了塑胶炸药,顶着破碎的门板冲进来。

英玲奈也开枪了,带着巨大动能的大口径子弹划出抛物线穿过雪花纷飞的冰冷空气,击倒即将向绘里射击的目标,鲜血从肢体断裂处喷溅而出。

这些只经过简单训练的恐怖分子——在不久之前还只是些没有军事经验的失意者而已——按住扳机任凭子弹在房间里飞舞,跳弹击打在铁制储物柜上砰砰作响。虽然不经瞄准,还有后坐力的扰乱作用,但是双方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交火很快进入尾声。

绮罗翼突然晃了一晃,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仰面倒下。十几发小口径子弹连续撞击在金发军士长的胸腹部,两发子弹镶进她的左臂。绘里踉跄着歪倒在墙边,一缕鲜血溢出她的嘴角,却还是稳稳地单手端着自动手枪进行射击。

对方最后的幸存者是那个中亚人,他抓过希当作盾牌挡在身前,苏联产TT-33托卡列夫手枪紧紧顶在她的太阳穴上。

“0-3,DO YOU HAVE A SHOT!?”绘里焦急地询问。

“No visual!”英玲奈的汗水流下额头。

“Put it down!”中亚人威胁道,“NOW!”

“明白。”

视野中远近模糊变化,眼前的枪口轻轻跳动了一下,然后绘里的手臂垂了下去,满意地看到敌人失去生命的身体开始后仰。

他在意识消散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警察不谈判了……

例えば困った時には,すぐ駆けつけて抱きしめたくて 

按照标准流程,这时候应该喊一声“目标安全”吧。

P226的枪管裸露在外,进入了空仓挂机状态。套筒由于射出了最后一发子弹而没有复位。冰凉的雪片落在绘里的脸上,自动手枪从她的指尖滑落。她骄傲地微笑着,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果然,聪明可爱的绚濑绘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最棒的。

现在的感觉是如此不可思议。

好像从空中缓缓飘落一般。

至于特别季节的色彩……是血红与雪白吗?

……

枪声终于停下了。学生会室内的所有人都倒在地上。

其实死掉也无所谓的。生活已经到了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非要活下去不可的欲望。以为要跟这群亡命之徒一起死掉的时候,拯救者在炫目的闪光之中从天而降,然后击败了所有的坏人。

怎么想怎么觉得像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

希只觉得全身发软,除了呆着不动之外什么都不想做。但是那个人被打中了好几枪,看上去伤得很重。 

“警察先生?”

绘里醒悟过来,现在不是能休息的时候。她挣扎着站起来,拿起耷拉在腰间的冲锋枪,对着所有的敌人头部补上一枪。子弹射入人体发出黏稠可怕的声音。希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快走吧,这里很危险。我带你出去……”

这样说着,绘里就又跌倒在了从前常坐的办公桌旁边,手里的MP5K摔进黑暗中不知去向。

“算了,”她苦笑着自语道,“要被警视厅逮住了……那个,nozo……不,东条小姐。”

“啊,嗯?”

“你自己出去吧,在二楼有警官会接应你的。”

“那警察小姐你怎么办?”

“啊,我会没事的。”

说出这句话时,泪水在眼眶中旋转着。

面前的人真的是希,还是说她在做梦?

想起多年前坐在这个地方阅览文件的时候,身边的希笑嘻嘻地抽出塔罗牌的样子。

她靠在桌边,默默看着希的背影远去。

如果让她走开,就会从此变成一个陌生人了。

明明一早就下定了决心,不要……但是……你怎么能……

你刚刚在她的眼前杀了人。

你杀过很多人。

你说不定明天就会死。

她还有机会去过正常的生活。她有机会找到一个好人,幸福安稳地生活下去。

绘里脱下了头盔与面罩,任凭金发乱糟糟地散开。

那个人已经慢慢地走到了门口。

从前,当她有太多事务要处理而加班时,高中生东条希也是这样走出这扇门的。但这一次,希没有笑着回头与她告别。

届けて,切なさには名前をつけようか“Snow halation”

“希!”

这是个很任性的决定。

“不要走……”

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要再丢下我了……”

因为不想终生只能在梦里见到你。

哽咽着,用手套抹去眼泪,越是想停越是停不下来。

“你……绘里亲?”

希惊讶地转过身,看到昔日的恋人正委屈地抽泣。

“希是混蛋!”

希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注视着绘里,泪流满面。

多么希望没有犯下过那些错误。

……

这是最初相会的地点,也是最后相会的地点。

被满地白雪映成微红的天空,过于灿烂的闪耀星光,自穹顶降下的纯白色彩。

眼前令人怀念的容颜,温柔而又畏怯着。

“Любимая моя......”

我的爱人,绘里呢喃道。

在布满弹痕的公告板下面,希的唇轻轻贴上了绘里的。

这一刻,似乎这之间的那些年都从未存在过。这里没有失去理想杀人无数的雇佣兵,没有自甘堕落平凡庸俗的家庭主妇。有的只是你与我,在与多年前那一天相同的月光下,两名心怀幻梦的少女,完成了那个未完成的吻。

冷冷的,清凉的,像窗外飞舞的雪花,又混着一丝淡淡血腥的甜。

如果钻石有味道,大概就是这样的味道。

在温暖的怀抱中,绘里轻轻把头靠在希的肩上。伤口在流血也无所谓了,许多年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如此轻松。

“我是什么样的人希已经看到了。不要逃跑吗?”

“不要。”

“不会觉得我可怕吗?”

“不会的……”

绘里笑了,心满意足地蹭了蹭希的脸颊。

“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那一天的绘里是这样说的。

“想在死去之前,都和你在一起。”

这一天的绘里是这样说的。

在寂静而寒冷的会室中,她紧紧抱住了希,呼吸着失而复得的温暖气息。虽然这样做会很疼,会让更多的血液被挤出伤口,她仍然不想放手。

“这一次原谅你,不可以再丢下我了。”

说完,她的泪水溢出眼眶,汹涌而下。

“嗯。”

蓝色双眸渐渐褪去了光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Fin.


好了你看没BE吧。。。

终究是没有采用一开始的那种阴暗风格到底

对这个有点不满意,又说不上来是哪儿 可能是节奏有点快吧

反正最近状态不好是真的

会重新整理分节,加上标题,修改什么的

其实之前一直在想要双结局的 比如绘里重伤身亡啊或者关键时刻没敢说话

突然感觉AirborneRescue成了黑历史

垂降真的是个危险活动啊我说

那么下次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评论(3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