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绘希】The Closest, The Farthest. (1)

被拜托写了关于AnimalFarm和NineteenEightyFour的分析长文,重温了书查了些资料,于是用这个背景写同人的想法就在脑中挥之不去。。。

1.那些奇怪的词是我编的

2.背景只是受文艺作品影响与zz无关

3.应该会是个还算有剧情的长篇

4.CP绘希海鸟,其他不定

第一章:Suspected Case

[1985.12或其他日期]

Day 1

这座砖石丛林叫做“地表2号”。据图书馆里的记载,它得名于核战前的某国在这片土地投下第二颗核弹的落点。

今天也和昨天一样,是个冷风吹起落叶的阴天。

绚濑绘里发现,这周巧克力棒的配给量又减少了。虽然岗亭表格里写着“100克”的条目后面标注了[此配额适用于1985全年]的说明,但绘里记得上星期那里确确实实是写着“300克”的。

再之前好像有过四位数的记忆。

她小心翼翼地把领到的一小纸包巧克力棒装进工装外套口袋,转身离开了地铁站旁的分配处。

东条希也注意到了巧克力棒配额好像有点缩水。少了就少了吧,好在自己对这种食物没什么特殊的爱好。况且,谁知道是真的少了,还是自己记错了。

不,是自己记错了。配额绝对没有变。也就是说,一直都是100克。

这种东西之所以被叫做巧克力棒而不是巧克力,就是因为它并不是巧克力。听母亲说,在她年幼的时候,“巧克力”还不是这个样子,这个味道。她知道母亲说的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因为会议(东亚人民民主共同会议的简称)说过,没有巧克力,只有巧克力棒。而“巧克力棒”这个词之所以被叫做“巧克力棒”,就是因为它是巧克力棒,并不是“巧克力”。

希随手将巧克力棒装进外套口袋,离开了地铁站旁的分配处。

出售报纸的人沿街跑过,带来了新消息:在非洲,东亚囯与欧亚国联军对大洋国的战争取得了极大的胜利!我们的军队突破敌人的坚固半永久性堡垒,整体越过旧停火线前进了数十米!绘里加入了突然聚集起的激动人群,和所有人一起为伟大胜利而欢呼雀跃着。

大家都知道,没有联合自由主义革命,没有会议的英明领导与果断决策,就没有现在的稳定社会与幸福生活。

人群散去,星空凛仍然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她仰慕地抬起头,铁灰色大楼外墙上的横幅写着:同志,领袖看着你呢!

旁边配着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形象。有点像凛呢。

当然,领袖总是看着你。通过摄像机,通过所有人的眼睛看着你。通过摄像机,通过所有人的耳朵听着你。“摄像机”是一种笨重的电子器械,装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她的工作就经常要去疑似“反联者”的活动范围里布置这些东西,并且要负责取回录影带。

今天就在这附近,她刚刚装好一个。

她想起是时候去社区俱乐部参加红色讨论组了。从小组出来就去跑步,然后就寝,明天也要精力充沛地工作。

“海未今天加班?”

“是啊,她们两个出外勤了,我只好自己处理文件。”

小鸟乖巧地在坏掉的咖啡机旁边坐下,等待海未解决面前的一堆情报资料。

这里是地表2的中央行政大厦,一幢被白色瓷砖和深蓝色玻璃窗包裹的丑陋建筑。秩序省“公共观察部门”办公室,一般而言外部人员是不能进来的。但秩序省内部很少设有摄像机,光线也比其他办公室更暗。这使得小鸟可以轻松地通过几个绕路转角从她所在的总务省办公室进入这里,而不被发现。

“小鸟。”

“嗯?”

“你说,为什么总是有人试图反对会议,反对联合自由呢?”

海未的表情满是困惑,一份资料夹在她面前的桌上摊开。小鸟放下了联自学习会的讲义,摇了摇头,一双大眼睛里透出迷茫。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些什么,眼中放射出光彩,开始复述讲义上的一段话。

“……领袖教导过我们,只要认真做到联合自由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东亚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东亚革命的胜利就是毫无疑义的……”

“海未,”小鸟走过来,温柔地环住海未的肩,“这些人和会议中的斯派一样,只是少数的。”

“革命还要在全世界继续,就要依靠海未这样的人来为联自取出毒瘤了哟。”

“得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我当然有义务为大家守护。”

已经有好几十分钟除了“沙沙”的杂音之外听不到什么声音了。希打了个哈欠,翻开笔记本。含有杂质的办公墨水写起字来有点吃力,但这说不定是今天的最后一条记录,将就吧。

“9:41-10:24下,声音停止。推测目标已睡眠。”

从今天一天的监视来看,疑似反联者绚濑绘里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举动。但明天,后天,一个月后,甚至一年后,她总会露出破绽。

当你开始怀疑联自主义,怀疑会议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个罪犯了。

凛明天早上才会来换班。希啃了一口巧克力棒,厌恶地摇摇头,重新戴上耳机。

在前往侦听站的路上,凛回味着早餐的酱油拉面,以及昨晚的俱乐部活动中与小泉花阳的相处,共同阅读连载小说《蒙古第一侦探》中关于地下4(位于海峡另一侧,一处地表核辐射仍超标的地方)领导者被可憎的反会组织谋害的秘闻,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心情愉快。

“早上好喵,队长。”

“嗯,”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喏,这个给你。”

凛接过耳机,打开了学校摄像机系统的有线接收。黑白画面出现,由于距离与弱光而模糊不清。希向她微微一笑,走出了侦听站。

蘸着同一瓶糟糕的墨水,凛开始了第二天的记录。

“06:12上,目标开始活动”

和往常一样,没有日期,没有名字,只有序号和代号。现在行动还没有正式确立,这个金色头发的“目标”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可以用在观察报告里面的代号。但希与凛已经私自给了她一个,叫做“小狐狸”。她们有预感——海未也赞同这个想法——那就是“小狐狸”肯定与重大反联事件有关。

小小的二人特务机构就设置在国立女子革命思想高级学院中。这个时间,学生们正进行集体体育锻炼。很多人都身着朴素的单色衣服,希从她们身旁走过,一身蓝色工装丝毫不显得突兀。

“小狐狸”也在这群学生中间。和她身边的所有人一样,穿着深蓝色的学生服,戴绿袖章——自由青年队高级成员的标记。她的一头金发让她比其他人显眼得多,尽管也和其他人的头发一样,因为缺少护理而有点像一团稻草。这些自由青年队员不是在运动,而是在忙着制作某种宣传板。

一块宣传板的内容是对联合自由主义内容的诠释——传统的约-斯主义(与我们的友好邻邦欧亚国所信奉的新布思想类似)只注重平等社会在一个特定地区的建立,而联自主义则追求在全世界建成平等社会云云。都是希在情报军官学校思想课上听过无数遍的老套路。

另一块是新闻快讯版面。“小狐狸”认真地从笔记本上念出第十四个四年计划超额完成目标的通讯,一个自青队员蹲在地上用大笔抄写着各种数据。

幸好你生活在自由平等的东亚囯,在大洋国,你这种流着外族血液的异类活不到现在。

希静静地看了“小狐狸”一会儿,为学校公共食堂运送罐装蔬菜汤的卡车“轰隆隆”地开过她身边。她捏住了鼻子。

好吧,咱可不想再吃这种东西了。

换了个风格,没有华丽的描写了

看起来有点奇怪吧。。。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