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泰莎X宗介】Fires From Above

lovelive写太多了,突发奇想试一下全金,算是庆祝新动画化企划。时间点在Dancing Very Merry Christmas中的轮船劫持结束,宗介准备用AS强行作大死弹射追飞艇。强弩兵接鱼雷被我无视了。。。没任何新意,满足个人让木头开窍和耍个帅的欲望而已。要不是全金文这么少我才不敢写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东西。。。

12月25日,00时20分(日本标准时间)

太平洋上空

按照AL的计算结果,TDD-1浮上了水面。

飞行甲板打开,两架秘银的AV-8B“鹞”垂直短距起降战斗机(STOVL)冲上夜空。

“你确定这样能行吗?”

“我不知道。”

宗介转身快步离去——他要马上回到TDD-1的飞行甲板上。已经不再有时间应对千鸟要的疑问了。

他丢下所有的战斗装备,套上操纵服,奔跑着从格纳库两旁众多半蹲着的M9“Gernsback”中间穿过。作为常规机型,它们看上去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区别。

而在那个角落,只属于他的ARX-7“强弩兵”静静等待着。在宗介接近时,驾驶室舱盖自动弹开,AL的声音从外置扬声器传出来。

“中士大人,以防您没有注意到,今天已经是12月25日了,是一个神奇的日子……”

“闭嘴。”

几分钟后。

“All Clear!Urzu-7,绿灯,可以起飞!”

空中交通管制员给出起飞信号。

ARX-7的背后喷射出明亮的火焰,加速滑行脱离了飞行甲板。高度计数值似乎是一瞬间就突破了常规空中投放用的5000英尺滑降高度。

“STOVL的巡航距离有限。如果相良中士不能及时赶上,他们就必须返航。”

“那么上校就是‘汞合金’的财产了?”

“不……”

马度卡斯中校把手搭在了帽檐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它转过来。

泰莎是TDD-1的灵魂,决不能落在汞合金手里。作为现在的指挥官,为了“秘银”的整体利益考虑,他会下令让“鹞”在返航前,向飞艇发射所有的火箭弹和总共的4枚AIM-9L“响尾蛇”导弹。是的,向那艘载着泰莎的飞艇,发射所有的火箭和导弹,将全体船员的维纳斯女神,老友的女儿一同毁灭。

“为Urzu-7祈祷吧。”

中校的手指握紧了老友赠予他的帽子。

“Skyhawk-1 & Skyhawk-5,授权在脱离作战半径前对目标进行毁灭性打击。”

在他们目力无法企及的上方,ARX-7“强弩兵”在无尽的夜空中急速上升着。

“高度:20000英尺。”

AL像个普通的AS用AI一样报出数据。宗介对它终于停止了开玩笑而感到放松。20000英尺,“强弩兵”的实用升限达到了尽头,到了姿态调整的关键时刻。面前的监视器上显出了三个热感图像。两架较小的是己方的STOVL,而那个被夹在中间的巨大物体肯定就是目标了。

一道亮线掠过屏幕,是一架“鹞”式战斗机为了阻拦飞艇改变航向而发射了25毫米改装机炮。

“航向改变中。”

此刻失误就会完全失去动力,“强弩兵”将像一只笨重的熊那样坠落在太平洋上。

哈里斯船长“咕咚咕咚”地灌下一瓶啤酒,将瓶子扔在了地板上。泰莎冷漠地看着满地的碎片,双手紧紧抓着裙摆。舷窗外,她的STOVL正竭尽一切努力想要使飞艇迫降。这在战术上是正确的选择,一旦飞艇迫降,后方跟来的“铺路鹰”直升机就可以马上实施救援行动。

但哈里斯不打算迫降。要么他把泰莎交给汞合金,要么他和泰莎一起死在这里。他已经完全绝望了。

泰莎把视线收回,低头注视着双手出神。她回忆着短暂的阵代高中生活,笨拙而认真的相良中士,她还未能说出口就要结束的初次恋情。

看着相良中士与小要一天天亲密起来,只能被束缚在深海之下的她却什么都做不了。一直以来背负着过重责任的她,突然觉得这样死掉也不坏。

可以放松,可以不再心痛了。世界和平什么的,为什么要让我承担呢?我只是想让相良中士在我的身边而已。

一声巨响之后,飞艇猛烈地摇晃起来。

哈里斯船长抓起枪冲进驾驶舱:“混蛋!他们真的向我们开炮!”

“不是的,看这个!”驾驶员大叫着,“有什么东西落在上面了!”

“Skyhawk-1,我的燃料已经不多了。”

“Skyhawk-5,我也一样。”

代号“Skyhawk-5”的飞行员从侧舷窗望出去,似乎看到另一名STOVL飞行员也在向他的方向看过来。

“我下不了手,Skyhawk-1,你来开火吧。”

“你在说什么蠢话!我也一样下不了手啊!”

“等等!快看,飞艇尾部的不明物体,那是什么!”

“不可能是直升机……是AS!”

“中士大人,祝您好运。我觉得您会需要的。”

在机顶布置了炸弹,宗介谨慎地后退,然后引爆。刚好够一人进出的空洞。

他跳了进去。

……

哈里斯船长肥胖的身躯倒下,机舱震动着开始解体。

“上校,您没事吧?”

在那个时候,他果断地开了枪。泰莎不禁想,如果是小要的话,他恐怕就会犹豫,会害怕了吧。

“没有时间了,上校大人,请抱紧我!”

“什……什么!”

他们所在的后半段机体已经完全和前半段断开了。猛烈的风吹进机舱,宗介不由分说,用力地将她抱住。

下一秒,满舱红色的应急灯光离她远去。他们落进了无边的星空中。

巨大的白色影子向他们落下来,相良宗介的喊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准备应对冲击!”

两个人重重地落在了“强弩兵”的手掌上。

“上校大人!上校大人!”

“泰莎!”

宗介焦急地呼唤着泰莎,但她已经晕了过去。

“中士大人,这真是一次无数偶然事件的集合……”

在下落过程中,AL又开始絮絮叨叨。

在连篇废话之后,它这样说道:“现在的作战建议是,乘胜追击逃敌。”

“你可要记得给小泰莎一个安慰吻,防止她留下心理创伤啊。”

通讯频道里的克鲁兹坏笑着对他说。

望着正向他们飞来的“铺路鹰”直升机,宗介陷入了沉思。

……

在延迟了几个小时后,TDD-1的圣诞晚会还是开始了。

到处都是狂欢痛饮的士兵。已经苏醒的泰莎.泰斯塔罗莎也是其中之一。

脸色阴沉地戴着小仙女帽和夹鼻眼镜的马度卡司送了她一束花;很晚才从悉尼回来的加里宁交给她一个红色的胸针,说“这是我一个熟人送的”。毛送了她几支Dior的口红,说,“你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女人的。欢呼吧。”(这段是原文)

但她并不怎么感到开心。

晚会结束之后,明天,相良中士就要回到东京去了。要回到千鸟要的身边去了。

独自跑出机库,躲在通道里偷偷喝了好几杯之后,一只手夺下了她的酒瓶。

是宗介。他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相良先生?”

“是。”

泰莎抬起了迷茫的醉眼。

“你,喜欢小要吗?”

“……或许,是吧。”

“哈哈哈……”

她干巴巴地笑着,喝了一小口杯中的苹果酒,强忍着不要哭出来。

“多过我?”

宗介的面颊绷紧了。但是,在迟疑的最后,他明确地回答道:

“否定的。”

是喝得太多了吧?

“生日快乐,上校……泰莎。”

克鲁兹那家伙之前说的话又浮现在宗介的脑海里。他一本正经地解释了某种心理疾病的发病机制,毛也在一旁表示赞同。

泰莎的脸颊越靠越近,银色的麻花辫从肩头滑落。于是宗介犹豫着靠了上去。

柔软的,轻轻的。像蜻蜓点水,初接触便分离。

他第一次意识到,泰莎除了是高高在上的舰长,上校大人之外,她也是需要依靠,需要温暖的少女。

泰莎靠在宗介的肩上,她紧张得说不出话,而宗介已经满头大汗。

从超高空的飞艇上落下,又和刚刚从险境中拯救了她的英雄拥吻。这样的奇遇,真的是一个女孩子所能遇到最浪漫的事情了。

上帝啊,在圣诞节数以兆计的祈愿中,您实现了我小小的心愿……

“直到几天以前,她还有个说不出口的,秘密的幻想。基地的所有人在一起开晚会,然后在宴会进行途中,出于偶然的机会,他们两个最后能单独相处。他会说‘生日快乐,泰莎’,然后——”

“相良先生,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了解!”

宗介挺身敬礼,不明白泰莎为什么突然就跑开了。

“克鲁兹,别再看了!”

被揪着耳朵拉出监控室的克鲁兹还在惨叫。

“哎呀毛姐你不觉得这个镜头很珍贵吗……”

Fin.

写完想,要不要写一个全金世界观的lovelive文。。。

开zy98的绘里,开RK92的穗乃果,开M9的希,开地狱君王的真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