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一只挖坑不填的猫。
CP鞠南绘希最高/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扩列欢迎

【绘希】极夜(中):北地黎明

窗外,浓密的雪花飘扬不止。

辗转反侧,仍不成寐。于是绘里走上露台,重新打开了手机。

22:05,按照现代人的观念,这还很早。

满天的繁星闪烁着。

满街的灯火也闪烁着。

山下的摩尔曼斯克城,被无数橙色光芒浸泡着。

如果只是害怕黑暗,可以打开所有的灯。但即使现在摩尔曼斯克被极昼笼罩,她也无法安心。

很小的时候,她深深地恐惧着黑暗。因为在黑暗中,她看不到任何人。

她看不到深爱她的爸爸和妈妈,也看不到慈祥的奶奶。

看不到高高站立在山顶的“阿廖沙”,看不到远远航行在冰海的破冰船。

对小小的绘里来说,黑暗意味着失去。当夜晚降临,她便会为至亲之人的消失而恐慌。

直到很久之后的一天,她才明白,原来可怕的并不是黑暗。

“只是普通的线路熔断!大家不要惊慌,马上就会恢复的!”

“绘里亲,别害怕啊。”

因为有那个人在她的身边,温柔地抱住惊慌失措的她。

“就是黑一下,黑一下而已。”

虽然整个人都埋在希的怀里很是羞耻,但这份温情还是让她安心到想要安眠其中。

大概,可怕的是要独自面对黑暗这件事情吧。

时间是22:44,也就是东京都的04:44。

出乎预料地,希的信息又发了过来。

希:绘里亲~

看到消息的那一刻,绘里跟随着压抑许久的冲动,毫不犹豫地拨通了网络电话。

电话随即得到了应答,封断了她后悔的退路。

“绘里亲?”

耳塞中传来希特有的柔软嗓音,绘里咽下一口唾液。

“你在,哪儿?”

话语或许是因干渴而有些迟疑。

“当然是在,”希的声音在她听来,似乎带着诱惑的意味,“房间里面。”

轻风吹来,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细如弦的光。

她想象着希戴着紫色的耳机,倚在那张紫色小床的床头。紫色窗帘同样被风吹起,缝隙中同样透进细如弦的夜光。

“绘里亲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条奇怪的信息都没能发出去,要说出来……那么她更做不到了。

过度的寂静让绘里有一种错觉,似乎她能听得到希的心跳声。这同时也意味着,希也能听得到她的。

“我……我,嗯,没什么。”

“真的?”

“不,不是的。”绘里深深吸进一口冷气,“我想被希抱着,因为黑,因为这里只有我自己。”

“只是要抱着吗?只是这样吗?”

上升的语调,满满的挑逗。

“我想要希,可以,那个吗?”

贸然说出了这句话的绘里满脸通红。

而话筒的另一边也一时陷入了沉默。

“怎……怎么了吗!”

“……绘里亲难得这样的坦率,咱有点惊讶了。”

绘里竭力忍住害羞,像是放弃了什么一样地说出了下一句。

“我现在就想和希做那样的事。”

“好像希就在我的身边一样。”

希不作答,绘里所能听到的只有一些意义不明的摩擦窸窣声。

这个可恶的巫女。

“那么究竟是可以还是不可以,我的副会长!”

整个脑袋都埋进了棉被里面,绘里捶打着枕头,自暴自弃地喊道。

“好吧好吧,任性的学生会长。”

巫女轻轻地笑着,潮湿的“沙沙”声碰触着她的耳膜。

“无论你说什么,咱都会照做的。”

莹绿的北极光彼此缠绕扭曲,融合于一处。

一开始占据了挑逗与玩弄地位的希,到最后却比她还要痴迷地投入进去了。

她有些恶趣味地想着,被无数的粉丝们狂热喜爱的东条希,此刻却在与她做着“Phone Sex”这样羞耻而下流的事情。

有权这样做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东条希是她的,而且只是她的,是绚濑绘里一个人的。她的一切都是属于绘里一个人的。

包括耳边那混乱的喘息,喉中发出的美妙呻吟,让人听到便会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

这是只属于绚濑绘里一个人的宝物,绝对不要让第二个人听到。

闭上眼睛,呼吸也一同被抑制住。然后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放松地倒在床上。

如此美丽而温柔的希,似乎并不真的存在。

害怕有一天会失去希,害怕有一天她会就那么消失在空气中。

就像方才的极光,已经飘散成稀薄的光雾,沉没在冰冷的夜空。

手机掉在眼前,表明有新信息的提示灯闪烁着。

23:25:45

希:想看看绘里亲现在的样子

害怕这份恋情,如幼时记忆中的那件精致玻璃制品一般。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只留下散落满地的碎片。

绘里:不

希:别害羞嘛

绘里:……

绘里:希的语气像个变态大叔

希:哦!是少见的金发美女呢!快让咱好好袭一下胸

绘里:我才不要配合你的恶趣味角色扮演游戏

希:哎呀,绘里亲总是这样扫兴

害怕未来的某一天也会像此时此刻,孤身一人,孤枕难眠。

完全不能想象那样的生活。

只是远离希的几天,她已经开始这样的胡思乱想了。

绘里: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希:不是的,是开夜车了,

绘里:一晚上没有睡吗?

希:嗯,只睡了一小会儿

绘里:那快去休息

希:咱再说一句就回去的

绘里:嗯,我在听

希:摩尔曼斯克机场,真是好小啊

希:还有,北极光很漂亮

北极光?

绘里:在骗人吧!一定是的!

希:绘里亲说咱好像就在身边的时候,咱还很高兴的

希:只是随便说说吗?

希:距离已经近到了,嗯,

希:咱能感受到,你是在害怕着什么

蓬松的积雪被急促的脚步踏碎,冻结的铸铁大门被推开,发出悠长的“吱呀”一声。

希就站在街灯下的雪人身边。

她披着粉色的毛皮大衣,一如往常地微笑着,大大的绿眼睛弯成了半月一般的碧湖。

在她的身边,被灯光浸透的晶莹粉末漫天飞散。

此情此景,比绘里曾经想象过的,以及所能想象的任何情景都更加美丽。

“是不是惊喜呐?”

希的双手轻柔地缠上她的手指,然后依靠在了她的肩上。

“咱来啦,绘里亲不欢迎吗?”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