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杂食的孤独患者,欢迎来找我玩
主推鞠南/绘希/千曜/善丸,中之人杏夏
最终幻想14超咸鱼级玩家

【绘希】Uncertainty [2]

用一张特典SR换了一只暗夜,真是划算的交易~(喵仰天狂笑.gif)

不对,我还是好想要我的特典会长……

fmt归来后莫名对凛姬CP好感度直线上升,那个威胁说我跳票就要写修罗场的某人请加点凛姬进去

另,老干部活动中心广播部电台筹划中,请期待!(当然了很可能搞不起来)

还有,这东西写起来超费劲的啊!!!

2.

“姐姐,热巧克力要喝吗?”

门外亚里沙的声音把绘里从失神中拉回现实。闹钟的红色秒针滴答滴答又转过几个格,时针直直地对准了数字“10”。

不知不觉已经一整晚没有迈出过房门,呆坐桌前一直到了就寝的时间。

“好,我这就来。”

手指一划关闭相册,偷拍的侧影照片隐去换上基本屏幕界面。

并不是为了什么奇怪的目的才拍下这张相片,单纯是为了确认目标而已。在此刻的小绘里眼中,东条希同学已然变成了一个逍遥法外的纵火犯。她随手丢弃的火苗不经意间点燃了学生会长的心,却空留绘里一人处身遍野烈火。

今夜的辗转难眠,全都怪这个突然出现的东条希。

时近初夏,二年B组四人组正坐在窗外的草地上享用她们的午餐。转校生的座次侧对音乐室的窗,长长的紫色双马尾辫搭在白衬衫上尤为显眼。

“又在看东条同学?”

偶像研究部部长矢泽妮可放下竹筷和便当盒,用玩味的眼神打量她。

仅仅一个抬手轻捻发梢的动作,就足以使绘里神魂颠倒。

乐声止,只余下突兀颤音于室内丝丝回响。

即使以言语去掩饰也无用,拨错的弦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样的水平,如果给世界第一偶像妮可伴奏出差错可怎么办呐?”妮可调笑道。

作为最亲密的友人,绘里的心事她已经明白八九分。与外界的猜测刚好相反,这位学生会长正喜欢那个转校生喜欢得要命。

绘里低头:“我才不去。比赛的搭档找好了吗?”

“妮可已经漂亮地解决了,是一年A组的西木野真姬,钢琴弹得很棒。”

“就是你一直在意的那个西木野同学啊……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妮可得意地闭上一只眼睛,嘴角一翘:“秘密哟。”

“你也加把劲嘛。”

“我……”

“还没有和人家说一句话?”

“嗯……”

妮可叹气,摆摆手离开了音乐室。

绘里转头望向窗外。午休时间即将过去,四人组开始收拾餐具。一名同学似乎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希随着笑了起来。

想独占希的笑容。那是能够让初夏绽放成盛夏,无法抗拒的笑容。

下午的日本史课程上,绘里又一次任由自己走神,原子笔无意识地将“のぞみ”的字样涂画在笔记纸的边缘。

妮可午时的话语回响在耳边:“还没有和人家说一句话?”

……

放学后的天台。

为了好玩向妮可要来了真姬作的新曲,想试着用吉他弹奏。简单调整一下背带,绘里向后一倚,将重量丢给了围栏。

这首歌是叫做《夏、終わらないで》,配了带着伤感气息的歌词。

拨弦,是温暖的旋律流出指缝。

“ためいきの渚 ひとりきり……”

不自觉地闭上双眼,小声唱了起来。

曲毕,她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手足无措的东条希。

“咱只是想……”

“咱不知道……”

相对之时,那双绿瞳中的逃避,让初夏的温度似乎被冷却到秋末的萧索。

“失礼了!”

希微微躬身,随后抱着教科书匆匆跑开。

空气中似有几分发香飘散。未及说些什么,抬起的手落回身侧。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

快点察觉到啊,笨蛋。

被察觉到的话,又该如何是好。

涣散的视线重聚,像从一场长久沉睡之中苏醒。指尖拂弄琴弦带出繁乱轻响。

像这为乐声涂抹上万千色彩的音程,即使你眼中的疏离也让我欲罢不能。

TBC.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