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Au paradis des escrocs.
鞠南/绘希/善丸/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FF14岛民/LL日服/格里芬咸鱼指挥官
以上,同好扩列欢迎

【绘希】Emotional Fallout(2)

“咝……”

捂住热气腾腾的拉面碗,绘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上次来这家餐厅是和希的纪念日约会。绘里由于工作晚些才到,当她喘着气坐下时,希早已点好了她爱吃的饭菜,与一碗分量满满的“季节限定芭菲”。绘里顾不得擦去汗水就动手挖起一满勺,冰淇淋水果冻滑下喉咙,清凉又甜蜜,正似希的味道。

面前的恋人开心地看着她狼吞虎咽,温柔的眼笑成两轮新月。于是今天所有的奔波劳累烟消云散。

但现在这里只有绘里一个人,只有冬日黄昏透过落地窗与她共食一碗热的面。她盯着碗中的溏心蛋呆愣了一会儿,仿佛那半液态的蛋黄是某种带有魔力的结晶。

突然失去了所有的食欲,于是她起身,整理风衣领,离开。

“绚濑绘里,嗯,她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的创伤性回忆不仅仅来源于事故本身。”

内田医生拿起一小瓶帕罗西汀,随意转动着药瓶。

“对不起,您也知道医患保密协定这种东西。我不能告诉您。”

“……药物治疗是必要的。是的,我也建议应该让她停止工作。很高兴我们在这方面意见一致。”

回到公寓,开了门,开了灯。

这里现在只有绚濑绘里一个人。

但以前这里是有另一个人的。

她会站在那张堆满了文件夹和报表的书桌前收纳整理,或系着围裙站在那张小小的灶台前,并于绘里踏入玄关之时展露笑颜。

但现在没有。

绘里脱了西装外套,切了袋装吐司,切了冷冻火腿,开了冰箱门拿出瓶装果酱。火腿太凉,果酱太冷,吐司太干,夹在一起味同嚼蜡。

已经沉默了一整天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屏幕顶端弹出一条来自公司的未读邮件提示。她打开邮件,艰难地咀嚼食物,然后下咽。

好凉。

某一日的晚饭前,就在这张桌子下面,绘里偶然翻出学院偶像时期的相册与代言宣传材料。她饶有兴致地翻开,第一页便是绘里,希和妮可的合照。她回头望背后正忙于摆放碗碟的身影,又转回来看那个照片中的少女,于是她幸福地得出结论——她所心爱的希自那时至今从未改变。

更重要的是,希从那时至今一直在她的身边。

想想看早已分道扬镳的花阳和凛,绘里不禁感到自己是个幸运儿。念及此处,她望向希的目光也比以往更加柔和一分。

被绘里温情的目光注视着,希却难得地害羞起来。

“绘里亲在看什么呀!”

“在看你。”

绘里戳了戳希的脸颊,轻轻一捏,随后送上浅吻。

相框中的照片仍是同一张,用了希喜欢的原木色相框。那一天她与希接吻时它是这样地摆在那里,直到今天也未曾移动过分毫。一切一如往昔,唯独缺了依偎在金发少女身边的画中人。

一阵胸闷,她逃出了公寓,撞进仍在飘落的雪花中。

午饭时内田医生所说“不能靠喝酒、吸毒、吸烟等方式来逃避”的告诫完全被绘里抛诸脑后,只想把那个挥之不去的名字同样赶出脑海。小桌边玻璃酒杯排成迷宫,绘里才带着满身酒气昏昏沉沉地走出了酒吧。

站在空无一人的冬夜街头,她借着酒劲拨出了希的号码。

明明和自己约定好决不再联系这个人的……还真是软弱。

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喝醉了,所以我赢得了一次打电话给希的资格。

“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或已关机……”

“你在哪儿……”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希……”

是你让我孤单至此。

“求求你,告诉我……”

即使带着哭腔祈求也无济于事。

这个城市广大而空旷,满眼冷色的灯光。

恍惚间,就在那边的人行道上,她看到了希。一身火辣魅惑的打扮,一头鲜艳亮紫色的长发。那抹紫映在绘里的碧眼之中,如同一丝鲜血在海水中溶解,唤醒了沉睡的鲸鲨。

于是她追了上去。

像落水者追逐一根浮木。

TBC.

我太困了好像有个地方没写?如果看出来的话留言告诉我一下……也可能没有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