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一只挖坑不填的猫。
CP鞠南绘希最高/黑发系美少女小林爱香最可爱
扩列欢迎

在酒吧碰到前女友的解决方案

神经病系列,写着玩的,完全OOC,欲知前情请翻暗夜lof
这孩子最近很忙所以挣扎着写个小东西让她开心下
然后,下次再一边说累一边又跑来写文我是不会同情你的(冷漠.jpg

“海未穿这套西装意外地好看。我都有点心动了。”

“我很确定我们来错了地方……”

海未一直在四处张望,对于绘里的问题发言置之不理。

“为什么?”

“你说是喝酒吃夜宵,我还以为会是烧烤摊什么的……”抬手梳理一下长发,海未不安地抿了口果汁。

“有什么嘛,来酒吧遇到漂亮女孩子的几率不是更高些吗?”

“话这么说是没错,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

“没有可是了!来,喝!”绘里自顾自灌下一杯威士忌。

海未仍然一脸担忧:“你还是少喝一点比较好?”

“没关系啦,穗乃果不会醉的唷!”

说完,绘里还比出一个“fight打油~”的手势,然后趴下打了个酒嗝儿。

“……你都穗乃果上身了,果然还是要悠着点。”

绘里歪着头看正和小鸟调情的希,一脸不甘心:“我要是能像穗乃果那孩子一样直率就好了呢。”

海未清了清嗓子:“咳,虽然我不太想提,但是那个坐在希旁边的女孩子好像一直在看我?”

“那太好了!你快去把那个女人勾引走!”

“不要这样随便决定别人的命运好吗!”

“我不管,你快去!”

“我拒绝!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

“……那今晚一切花费我包!包括你和那个女人去旅馆的费用!”

“破廉耻!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人家是正派的女孩子不会那么做的吧!大概?”

“你现在说的话才是真的有问题好吧!”

“好了我去就是!”

自暴自弃地喝下一大口果汁,海未勇敢地站起来,向着小鸟走了过去。

“那个,小鸟。”希突然开口。

“嗯?”

“那个制服女过来了……而且一脸杀气。你是不是一直盯着人家看把人家惹毛了……”

小鸟连忙抬起头,果不其然,让她生起调戏之心的那个穿着深蓝正装的帅气女人正直直地走过来。

“那个,你愿意跟我出去吗?”

“啊?当然!小鸟愿意……”

“是叫做小鸟吗,很可爱的名字!听名字想必是航空自卫队的自卫官吧!在下园田海未,是海上自卫队的舰长!啊不,是西木野会计事务所的社长,啊也不,是一般社员,嗯。”

“海未好有趣!”

“啊,是,是吗!啊哈哈!”

直到两个人傻乎乎地消失在门边,希才回过神来——小鸟就这么被拐跑了?她抬起头,发现一个上班族模样的男人占据了小鸟的座位。

“小姐,介意我坐这吗……”

“她介意!”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威士忌酒杯被重重拍在桌上。绘里以狼一样的眼神恶狠狠地盯上了上班族。

“臭俄国佬,老子泡妹管你毛事!”

“你在泡我的妹!”

上班族抄起酒瓶:“多说无益,拔剑吧!赢的人就泡这个紫发大胸妹!”

希:……你等着,看等会儿咱不拿桌子砸你嘴咱就不姓东条

绘里微微转身,一把掀起风衣,伸手向后腰摸去。

NPC小鸟好心提醒她:“前辈,你现在的设定是一般社员哦,没有手枪的那种。”

“哦,好。谢谢。”

左右看看没找到合适的家伙,绘里决定空手对敌。

“小鸟你不是……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海未酱说好像里面要打架了,小鸟就缠着她回来看嘛。”

说着,小鸟紧紧地抱住海未的胳膊,被抱着的海未满脸通红。

“你们进展真快……”希表示已经无法直视曾经清纯可爱的后辈了。

那边的决斗也很快分出了胜负。喝得烂醉的上班族被突然移动的桌子绊倒之后,又被突然倒下的桌子砸了嘴。

某东条希表示世界这么大意外总会发生。还没开心完,取胜的绘里已经抓起她的手。

“绘里亲你要带咱去哪!”

“遵守诺言,胜者泡你啊。”

晚些时候的某个酒店房间……

“还分手吗?”

“咱错了不分了……”

隔壁,小鸟还在兴致勃勃地偷听,旁边海未的脸已经红得滴血了。

“海未酱我们也来吧?”

“不行!!!这种事简直丧心病狂!!!”




评论(1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