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喵勋爵

鞠南最棒了/Guilty Kiss/海外党/
^•,•^

【鞠南】La Salvezza(4)

前篇:La Salvezza(3)

小原鞠莉是商人与政治家,她所做的一切都要权衡得失。

所以在回来之前她当然权衡过得失。天平的此一端堆积了许多,有各种优渥特权与放弃它们要随之而来的各种麻烦,而天平的彼端只有松浦果南,分量就已经足够。

那颗名为松浦果南的沉重砝码中甚至不包括重逢一词,仅仅是因为她在那儿而已。

于是小原鞠莉回来了沼津,回来了淡岛,一个有松浦果南的地方,唯一一个有松浦果南在的地方。

从外国的有名私立高中退学回到日本去,对于这个年纪的少女来说可以讲得上是一次大逃亡,但这次逃亡远不止一张单程机票那么简单,它带有附加条件:心情极差的小原先生把浦之星女学院的经营丢给了女儿。

她独...

【鞠南】La Salvezza(3)

前文:La Salvezza(2)

只是梦。

和之前两次一样,安顿好麻烦的小原之后,离开酒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松浦果南拨开钻进了嘴角的几根乱发,心想深夜送鞠莉回房的事情,决不能如梦中这样被她发现。

梦境中的场景于眼前旋转,梦境中的小原鞠莉重复着那句stay with me,像上过发条的音乐盒,被阴影挡住的半张脸毫无表情。梦中的松浦果南无措地沉默,像断了线的木偶,下一秒就会崩碎落地。

某种意义上讲,是相当真实的梦。而这些事情仅有梦境之中可以被允许——理由很简单,如果事情真的变成了那个样子,她想不出任何能摆脱小原鞠莉的方法。夜不归宿的话,事情也会被爸爸发现。那样就违背了她曾经保证过的,不...

【鞠南】La Salvezza(2)

深夜突然更新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上一篇:La Salvezza(1)

1.

海浪在窗角翻涌,度假酒店的灯光零零碎碎落在沙滩上。

房间里的灯光开得很暗。站在小灶台前,松浦果南盯着蓝色火焰出神,等那一小锅清粥熬好。

熟悉的侧颜挂着小原鞠莉从未见过的表情,难以定义更接近于阴郁或是迷茫。

松浦果南不知道小原鞠莉醒了,小原鞠莉也不想让松浦果南发现。她屏住呼吸,任凭松浦果南的身姿填满瞳孔。

她恨她,却无法把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

明明背弃誓言的人是松浦果南,她此刻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呢。

松浦果南仍然穿着浦之星的校服,显然是放学之后直接过来。或者是什么事情让她没来得及换掉校服,但在这个小小...

【鞠南】La Salvezza(1)

开个短篇调剂一下

——————————

La Salvezza / The Salvation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在掀开被子的时候,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在将手臂塞入风衣袖筒的时候,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

在用毛线帽拢住乱发时,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在拽上毛绒靴的侧拉链时,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

在偷偷拿出父亲的汽车钥匙时,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在翻过围栏时,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在发动那辆二手铃木北斗星汽车时,松浦果南如此告诫自己。

同时也深深惶恐着,害怕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有所犹豫迟疑,决心便会分崩离析,无法走入寒冷的冬夜。

这种心情本身就过于自相矛盾。

她紧紧抿着...

【鞠南】Typewriter(黑手党设定)(15)

电梯间:Typewriter(14)

Five.

“为了善和爱的缘故,人不应让死主宰和支配自己的思想……”

津岛善子眯着眼睛,从面前那本倒着摆放的书上艰难地读出一句用斜体印刷的句子。

“对于堕天使来说,有点难懂呢。”她自言自语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国木田花丸合上了书本。烫金封面上的“Der Zauberberg”字样跳进津岛善子的眼帘,那副小兔子一样的好奇表情让国木田花丸不禁发笑。

“这个书名,是英语吗?”津岛善子问。

国木田花丸把书本向桌内侧推了推:“是德语,德国作家托马斯.曼的‘魔山’。”

“咖啡,不趁热喝吗?权作是救助了丸子的谢礼。”

“我不客气了,”津岛善子连忙捧起咖...

©一只喵勋爵 | Powered by LOFTER